主页 > N曼生活 >《陈怡秀专栏》羽生结弦游行番外篇:趣味横生「烂」照大赛 >

《陈怡秀专栏》羽生结弦游行番外篇:趣味横生「烂」照大赛

2020-06-11

《陈怡秀专栏》羽生结弦游行番外篇:趣味横生「烂」照大赛

人们为何喜欢摄影?有些人是为了留住最美好的时光,有些人想要记录下最喜欢的那个人,有些人顺从创作灵感以镜头当作画笔,无论抱持着何种动机,会让人想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,铁定是让拍摄者最满意、最被触动的一刻,也因此当拍摄成果不尽人意时,失望是可想而知的。不过,最近却有个热潮是拍得越「烂」越受到欢迎,而被拍摄的主角(甚至要说是「苦主」也不为过了),竟是最具代表性的日本花滑选手——羽生结弦。

现在在日本提起羽生结弦,就算没怎幺关注花式滑冰运动的人,对这个名字也必然不陌生。羽生结弦在花滑界的霸业与技术、如何受伤后再崛起的励志经历,已无需锦上添花再作赘述,他在2018年2月在平昌冬奥中夺得男子花滑金牌,创下二连霸,回国后进行了感谢表演,并在4月22日,回到家乡宫城县的仙台市举行凯旋游行。羽生结弦不仅身段优美、技术精湛,他的亲和、柔软、不吝给予「饭撒」(Fan Service)的暖心特质,也始终维持高人气、高知名度与高好感度。因此难得可以免费亲见本人的机会,大家自然不会放过,游行当天,聚集了超过10万人围观。要记录下珍贵一刻,除了留在记忆里,拿出相机来捕捉,也是想当然尔的选择。

但你会想去现场一睹风采,别人也会想到;你会想要拿出相机,别人也会想到。只是当人挤人时,要拍到一张好照片,难度就增加了,而就算羽生结弦再怎幺亲切温柔,努力回应,甚至发明出360度挥手法(脸面向一边,双手则向背后的欢众挥手),还是没办法让所有人都捕捉到满意的照片,因此当一夜过去,亲见花滑王子的热情稍事沈澱后,人们打开相机检查,才发现成果实在不尽人意,于是在日本人常用的SNS管道Twitter上便开始出现了一个热门tag「 #羽生结弦的失败照选手权 」(#羽生结弦の写真撮るの下手くそ选手権)。

第一型态,也许可以取名为「羽生在哪里?」

超过10万人的围观群众,光用想像就知道当天的游行路线多幺人山人海,羽生结弦虽是居高临下站在车上,但人们不是高举国旗就是挥舞双手,怎幺拍都会被大挡特挡一番。有网友当天拍的照片,羽生选手不是被旗子遮住,就是被柱子挡到,不禁感叹羽生选手居然比竿子还要瘦,甚至有不管怎幺拍都只拍到一堆民众的人,自暴自弃般上传了拍摄的照片,无奈地写上「《问题》找出结弦」,直接上演「威利在哪里」的羽生选手版。

 

第二型态,就称之为「我不会对焦」吧。

羽生结弦的凯旋游行路线约1.1公里,虽走了约40分钟,但在人山人海的情况下,最佳快门机会可说是一瞬即逝,大家都想要抓紧时机留下羽生选手最美好的姿态,但有时候手指跟相机跟不上想像,接连上演出各种大失焦的惨况。不小心把焦对到背景的网友摆出哭脸说「明明已经练习过摄影了(இдஇ; )」,有人则是清楚地照出了背后大楼的时钟,羽生选手完美地糊成一团,于是也只好平实地说明拍到的是:「22日2时03分的结弦君」啦。

第三型态,则是「亲近大自然」系列。

都市中保持绿意,是一份值得自豪的骄傲,不过放在羽生结弦的凯旋游行活动中,花草树木全成为敌人。有些人按下快门的瞬间,羽生结弦恰巧就经过了行道树,照片一拍叶子就彷彿成了桂冠,让网友无奈地评论拍下了「森之妖精的真实姿态」呢,甚至还有人拍到几乎被树丛所掩没的羽生选手,忍不住吐槽简直捕捉到了「回归森林的羽生先生」。

第四型态,就属「我恨360摄影机」了。

这次的凯旋游行有NHK全程转播外加各家媒体大阵仗应对,无法到场的粉丝可以在电视中、网路上一睹羽生结弦的风采,甚至为了增加临场感与视线宽度,游行车上架了一台360度摄影机,没想到这台摄影机,竟也成为让现场民众恨透的碍眼家伙。因为站得稍近的民众若一仰角,羽生选手精緻的小脸就会完全被圆形的摄影机给完美遮蔽,让拍下残念照的网友忍不住仰天大吼。

越「残念」、越笨拙的照片,就越爆笑、越疗癒,成为这次羽生结弦凯旋游行中最精彩的番外篇。就连朝日新闻的摄影记者都来「专业」踢馆,在报社影像报导部的官方Twitter帐号中贴上一张失败照,说就连职业是摄影的专业人士,「都不自觉被民众的热情与小熊维尼的存在感给拉了过去,让羽生选手失焦了」,一块共襄盛举。所谓摄影的权威性与技术层面,在这个新闻现场中,似乎也没这幺严肃了,那些主角失了焦、脸被挡、甚至连人在哪都找不到的照片,透过人们的共同参与激起另一种趣味与热度,编织出一条可爱又欢乐的支线剧情。

一篇有趣的照片故事,就在「手拙」中诞生。

原文发表于 2018/4/25

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,原文标题:【日本想想】羽生结弦凯旋游行番外篇:全员共襄盛举的「失败照」大赛

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